从北京人和到雷丁,戴氏家族的足球赌局还在继续

在中国,至少有两个省份的球迷提到戴秀丽的名字会恨得咬牙切齿。去年9月“反戴”联盟又多了一个新的成员,远在比利时的KSV罗斯勒球迷同样遭受了主队破产之痛。

当地时间11月17日,戴氏家族控股的另一家俱乐部雷丁宣布因在17/18-19/20赛季期间累计亏损超过财政公平法案(FFP)规定的上限,球队被处以扣减12分的处罚,其中6分当赛季执行,另外6分视本赛季财政改善情况决定是否在下赛季执行。

扣分之后的雷丁从英冠积分榜第16名下滑到第19名,仅比降级区高出4分,保级成为本赛季的首要任务。去年RSV罗斯勒和北京人和均因从第二级别降级而被戴家放弃,随即先后宣告破产,这家拥有150年历史的老牌俱乐部可要打起精神来了…

雷丁官网宣布球队被处罚分


黑龙江首富

人和集团的商业故事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在英国结婚生子并随夫姓的秀丽-好肯回国,与弟弟戴永革共同创办了人和商业,在家乡哈尔滨开设了利用防空洞改造的地下商城,并将该模式推广到了全国。一时间,全国各地 “地一大道”遍地开花。

戴氏姐弟以低廉的成本租用和平年代无用武之地的人民防空工程,开发完成后出租给中低端服装批发商获利,规避了传统地产开发商的诸多开销,迅速积累起了原始资本。

2008年底人和商业在金融危机中逆势登陆港股,到2009年初市值一度超过450亿港元,其中戴氏家族持有股份的市值超过100亿。根据招股书披露,2005至2007年人和商业的毛利率均保持在74%以上,高于普通商业地产公司。

庆祝上市的戴永革

得到资本助力的人和集团继续蒙眼狂奔,奠定了“中国第一地下商场开发和运营商”的地位。2010胡润百富榜上,戴氏家族名列第29,黑龙江省第1。2011全英女富豪榜上,秀丽-好肯以10.6亿英镑的身家排名第7,成为首个进入该榜单的华裔商人。

可没过多久,英国人托尼-好肯便对自己的富豪妻子提出了离婚,理由是“二人财富观不同,受够了奢华的生活”,“地下女王”秀丽-好肯变回了戴秀丽。

2010胡润女富豪榜

“流浪者”

戴家人看起来很“喜欢”足球

早在2007年,人和集团便间接收购了刚从上海西迁一年的陕西浐灞队。戴氏姐弟打的如意算盘是通过在西安的深耕,为集团打开西部省份的市场。正值2011年西安世界园艺博览会的大背景,球队招商工作顺风顺水,冠名商一年一换,从中新到绿地、中建,戴秀丽把名字经济玩得登峰造极。

2010年,眼见世园会越来越近,急于打进亚冠的陕西浐灞一下子吃进孙继海、曲波、赵旭日、毛剑卿等球星,豪华阵容一度被称作“中国皇马”。可事与愿违,球队接下来两个赛季分别名列第10和第9,并没有给集团拿地赢得任何砝码,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2011年陕西浐灞队中不乏名将

2012年,陕西浐灞在球迷的不舍和怨念中南迁贵阳,俱乐部更名为贵州人和。这个决定的背后是集团在贵阳市中心拿下42万平方米的地下商场项目,球队还拿到茅台集团3年1.5亿的巨额赞助,队名也变成国酒茅台队。

这一年的人和否极泰来,赛季末排名第4,完成了打入亚冠的夙愿。在宫磊的率领下,贵州人和2013年不仅保住了前4,还击败如日中天的广州恒大,勇夺足协杯冠军。2014年的超级杯上,贵州再次击败中超霸主,人和足球到达顶峰。

一切也就到此为止了。防空洞模式红利吃尽,受电商冲击,人和集团开始走下坡路。2013年人和商业转盈为亏,接下来连续亏损六年。主业疲软,足球自然是第一个被牺牲的。2015赛季贵州人和流失多名主力球员,战绩如自由落体般下滑,最终排名倒数第二降入中甲。

戴秀丽向贵州球迷致歉

此时茅台集团的赞助到期,自然不愿光顾次级联赛。因利而来,必将因利而去,恰逢足协禁止异地搬迁的规定即将实施,人和做出了意料之中的决定——搬家。这次的目的地是首都,俱乐部更名为北京人和,主场设在了丰台。

为什么选在俱乐部林立的北京? 2015年人和集团被迫开始转型,进军农产品领域,成立生鲜零售品牌“地利生鲜”,总部正设在北京。2016年开始人和集团逐步剥离曾经赖以生存的商业地产业务,换来的资金用以在全国各地收购农产品市场和物流园。

2019年人和商业更名为“中国地利”,终于扭亏为盈,然而业务体量远却不能与当年相比。北京人和的日子也过得越来越紧,虽然2018年冲上中超并保级,随后却遭遇两连降直入中乙。

今年初俱乐部应“中性化”更名为北京橙丰,却再没有机会以新名字亮相,这支见证了戴氏家族十三年兴衰的球队在沉默中完成了历史使命,寿终正寝。


英冠泥潭

在当年中国资本集体出海收购足球俱乐部的热潮中,自然少不了戴氏姐弟的身影。发现国内足坛榨不出油水的他们把目光投向了英超,然而2016年夏天对英超胡尔城估值1.2亿英镑的收购却在撞线前泡汤,支付了600万收购保证金的中国财团没能通过英超联盟的所有者审查。

一年后戴家终于得偿所愿,买下英冠雷丁75%的股份,正好赶在8月海外投资负面清单推出之前(体育俱乐部被限制投资)。彼时斯塔姆率领的雷丁正在为第三次征战英超而努力,刚刚锁定升超附加赛决赛的席位。如果赢下这场“亿元大战”,戴氏姐弟无疑将迎来一次无比成功的投机。

然而“爆头大军”与哈德斯菲尔德鏖战120分钟,在点球大战中惜败,惨当“X教授”斯图尔特爵士经典欢呼镜头的背景板。

16/17赛季雷丁升超附加赛惜败

正当人们以为雷丁会再次向英超发起冲击时,中资“皇军”(外号The Royals)却一蹶不振,接下来两个赛季只排在第20名,随后战绩虽有回升,仍升级无望。截至去年6月,为了球队的升级大业,戴家通过股东贷款的方式注入了2,840万英镑的真金白银。

是的,在国内足坛显得精明无比的一家人在外面成了“冤大头”。和欧洲球队的大多中资老板一样,缺乏当地人脉的戴氏姐弟只能依赖信得过的“地头蛇”对俱乐部进行实质性管理,他们选择了著名经纪人霍拉布钦。波斯人明面上在雷丁没有任何职位,实则安插部下进入球队决策层和球探系统,控制了绝大多数转会运作。

很显然,这份信任并没有得到回报。雷丁的引援水货频出,作为一家次级联赛俱乐部在过去的四年里转会净投入高达2,300万,可用的人几乎没有,而球队工资开支却大幅上涨,到19/20赛季工资占营业收入比重达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211%。

根据英冠FFP规定,俱乐部三年滚动周期的足球业务亏损不得超过3,900万英镑。纵使雷丁钻空子将主场和训练场卖给股东制造了1,500万的利润,17/18至19/20赛季的累计亏损额也离满足FFP要求相去甚远。

在扣分处罚正式下达之前,今年夏窗雷丁被要求只能引进免费球员。他们并没有吸取教训,无论是租借的“喝水哥”德林克沃特、巴巴,还是免签的卡罗尔、斯科特-丹恩,这些英超球员的待遇必然不会低,难有性价比可言。别忘了,下赛季还有6分的处罚要取决于本赛季的财政表现。

国外的月亮并没那么圆,戴氏姐弟发现自己和其他投机者一样,陷入了英冠的泥潭中,这笔投资最后的悬念似乎只是亏多亏少而已。

曾经的英超锋霸卡罗尔加盟雷丁

另一笔不为人所知的收购发生在比利时。就在雷丁2017年痛失升超机会的两个月前,比乙的升级附加赛上,戴秀丽2016年收购KSV罗斯勒惜败于董方卓曾效力过的安特卫普。

为这支名不见经传的球队花费了1,200万欧元后,戴秀丽委托顾问全权管理俱乐部事宜,结果球队每况日下。“地下女王”见机不妙撒腿就跑,宁肯免费把俱乐部赠送给管理层。几个月后,罗斯勒因一笔2.8万的债务逾期被法院宣布破产。


尾声

戴氏家族似乎还没有放弃中国足球,坊间传闻他们的家乡球队黑龙江冰城实际上处在姐弟俩的掌控中。过去几年里,北京人和与黑龙江人员流动甚为频繁,关系相当微妙。通过 *** 息检索,两家俱乐部只能在高管层面找到一点微弱的关联关系,明面上地利生鲜只是冰城队的赞助商。

若两人“良心发现”,未来能好好帮助家乡球队,也算善事一件。

黑龙江冰城官方合作伙伴清单

回顾过去的十四年,戴氏姐弟可谓把商业足球玩到了极致,然而和当年意气风发、如今灰头土脸的其他中国足球投资人一样,足球并没有给他们带来预想中足够多的利益。如今中国地利的市值只有169亿港币,远不能与当年相提并论。

如果说中国足球还不够职业,那么戴家在雷丁的失败已经清楚地说明,罔顾足球规律的玩法在哪都行不通。足球世界最忌豪赌,古今中外皆如此。

我想戴氏姐弟还是“热爱”足球的,只是这份“热爱”里掺杂了太多利益。从“人和”到“地利”,他们缺的显然不仅仅是“天时”。

END

作者橘乐, CFA/CICPA,曾就职于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和国际足球管理公司,运营公众号、播客「橘猫看球

  • 评论列表: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