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报里的真相之医药行业 | 胰岛素“以价换量”能否带来收入新增势?答案揭晓前,甘李药业出海寻找新利润增长点

财报里的真相之医药行业 | 胰岛素“以价换量”能否带来收入新增势?答案揭晓前,甘李药业出海寻找新利润增长点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4-30 20:16:59

◎从研发出国内首支二代胰岛素,到三代胰岛素突破进口垄断,“胰岛素”是甘李药业最鲜明的标签,也是公司主要收入来源。

◎伴随国内胰岛素市场逻辑生变,甘李药业提出,公司未来3至5年内的战略路径为“专业化、全球化、开放化、多元化”,并将视线投向海外市场。

每经记者 林姿辰    实习生李霞    每经编辑 张海妮    

近日,甘李药业(603087.SH)发布2021年年度报告。年报显示,公司2021年实现营收36.12亿元,同比增长7.4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53亿元,同比增长18.04%。

这也是在胰岛素产品正式迈进集采时代前,公司发布的最后一份年报。

去年11月,第六批国家药品集采胰岛素专项采购在上海开标,甘李药业多款产品以高顺位低价中标,其三代胰岛素中标价甚至低于二代胰岛素产品。

对此,公司董事长甘忠如在2021年年报中评价称“我们以普惠的高降幅、低价格向全国的糖尿病患者交出了一份满怀诚意的答卷”,但“以价换量”是否会拉动公司国内收入再增长,公司能否给资本市场的投资者交出满意的答卷?

市场关切仍需时间作答,甘李药业却早有行动。2021年,公司国际销售收入同比增长254.44%,未来抗肿瘤、自身免疫性疾病、血液疾病等领域的药物创新能否如愿,对甘李药业也很重要。 

生物制品贡献超96%收入 三代胰岛素产品以超低价挤进集采

从研发出国内首支二代胰岛素,到三代胰岛素突破进口垄断,“胰岛素”是甘李药业最鲜明的标签,也是公司主要收入来源。

2021年,公司生物制品(原料药及制剂产品)实现营业收入34.76亿元,毛利率达90.71%,在公司总营收中占比高达96.23%;医疗器械及其他产品营业收入为1.11亿元,毛利率为33.91%;无论是收入规模还是盈利能力,都与生物制品相差甚远。

但从增长上看,医疗器械及其他产品收入同比增长率达197.27%,相较生物制品(原料药及制剂产品)的5.43%,向上势头更明显。此外,生物制品毛利率同比出现0.89个百分点的下滑,而医疗器械及其他产品的毛利率却提高了13.41个百分点。

对此,公司解释称在胰岛素制剂类产品依然保持稳定增长的同时,公司胰岛素原料药的收入增幅更大,但由于胰岛素原料药毛利率低于胰岛素制剂产品的毛利率,故使整体生物制品毛利率同比减少。

不过,比起产品销售结构引发的毛利变动,市场更关心胰岛素产品被纳入集采范畴后,公司的盈利能力变化。

去年11月,第六批国家药品集采胰岛素专项采购在上海开标,打开生物药迈进国家集采的大门。其间,甘李药业全线6款产品中标,获得基础量占公司2021年制剂总销量的47.45%。在三代胰岛素首年采购需求量分布中,公司在国产企业中占比最大。

与之相称的代价是价格降幅。公开数据显示,此次集采中,甘李药业中标产品的平均降幅达65.33%,远超国内同行。公司三代胰岛素门冬胰岛素产品的中标价甚至低于二代餐时胰岛素。

2021年三代基础胰岛素集采前后价格对比。图片来源:公司年报截图

而就在去年,甘李药业的三代餐食胰岛素类似物门冬胰岛素注射液(锐秀霖)和三代预混胰岛素类似物门冬胰岛素30注射液(锐秀霖30)同比增长2296.97%。

伴随集采降价,中国三代胰岛素对二代胰岛素的替代正在加速,集采中三代胰岛素首年采购需求量分布中,外资企业仍占据大部分市场,而集采中多数国产企业的降幅力度大于外资企业。在这种背景下,甘李药业“以价换量”的效果仍待观察。对公司而言,“普惠低价格高顺位中标”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开拓海外市场寻找新机会 抗肿瘤、自身免疫疾病创新药何时结果?

伴随国内胰岛素市场逻辑生变,甘李药业提出,公司未来3至5年内的战略路径为“专业化、全球化、开放化、多元化”,并将视线投向海外市场。

这一调整在公司年报中也有体现。得益于巴西、土耳其等国际重点市场的销售增长,甘李药业2021年国际产品销售收入增长254.44%。相较国内业务毛利下滑,国际收入毛利同比提升3.87个百分点。

其中,欧美市场一直是甘李药业“出海”的重点。公司年报显示,美国是最大的糖尿病胰岛素用药市场,并且仍在快速扩张;而欧洲市场作为第二大胰岛素市场,价格敏感度也相对较高。

此外,甘李药业还在包括亚太、中东、北非等国家和地区的新兴市场国家全面布局,并与主要经销商探索包括建立合资公司在内的合作模式。

除了业务出海,甘李药业的研发力度也逐年加码。2021年,公司研发投入为5.49亿元,同比增长9.17%,占销售收入比重15.21%,在年报列举的同行业可比公司中为最高。

这些研发资金一部分流向糖尿病治疗领域,另一部分开始向肿瘤、自身免疫等领域进军,其中不乏全球或全国“首个”。

例如,甘李药业在研的超长效胰岛素周制剂为第四代胰岛素,其临床试验已于去年底获批。目前在全球范围均尚未有产品开发上市;GZR18(GLP-1受体激动剂)面向包括2型糖尿病和肥胖/超重等多项适应症的临床试验也已获默示许可,目前全球仅有一款GLP-1RA周制剂在美国被批准应用于肥胖或超重成人体重管理,而在中国,还未有相关产品获批上市。

此外,甘李药业在胰岛素之外开展了治疗乳腺癌和肺癌等大癌种的小分子化学药研究,去年2月其肿瘤新药项目GLR2007获得国家药监局受理,并已于美国、欧洲分别获得孤儿药认定。

甘李药业并非业内唯一一家研发如此用力的公司。事实上,在被集采搅动的胰岛素市场,各家都在为步入新阶段发力。例如与甘李药业合称“胰岛素双雄”的通化东宝(600867.SH),其在去年已经上市了首款口服降糖药,目前正在推进四代胰岛素产品、糖尿病创新药、痛风创新药的研发,国际化进程也已展开。

不难看出,比起之前单纯比照哪家公司的胰岛素卖得好,现在谁能把“出海”“拓新”推进得稳、准、狠,似乎更加重要。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400078876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