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重年口述历史:父亲武和轩同赵祖康的关系

admin/2020-10-29/ 分类:民生/阅读:

武重年(1938—2017),山西文水人,结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档案系,历久在上海图书馆事情,介入上海大学文学院(原复旦大学分校)档案学专业的建立。曾任民革中央委员,第七、八、九届上海市政协委员,第九、十届民革上海市委会常委,2005年被聘为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

其父武和轩(1902-1986),曾用名肇煦,早年结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政治学专业。回国后,曾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和国民政府内政部、蒙藏委员会任职多年。上世纪30年代因介入反蒋流动一度被开除国民党党籍。抗战胜利后,当选为国民大会代表,后又任立法委员。1949年9月,与其他52位立法委员联名揭晓《原国民党立法委员脱离国民党反动派宣言》,宣布起义。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武和轩历久担任民革上海市委副主委、天下政协委员、上海市政协委员等职。

拥有传奇门第、博闻强记、谈锋极健的武重年先生,与上海市档案馆马长林研究馆员互助完成的《武重年口述历史》,记录了武家父子两代人所履历的上海民革和统一战线曲折生长之路,弥足珍贵。《武重年口述历史》一书为“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口述历史丛书”第四辑之一,于2020年5月由上海书店出书社正式出书,汹涌新闻经授权公布节选。

武重年陪父亲加入天下政协集会时留影

赵祖康在上海解放前是国民党上海市政府的工务局长,他应该说是一位对照正直的手艺官员,用他自己的话说:抗战胜利后他到上海任工务局局长,以“致力工程,为民服务”这八个字为自己的自愿。1949年2月初最先,经亲戚先容,他多次与中共地下党举行接触,地下党组织劝慰他留下来为上海解放做点事情,他为地下党提供了国民党上海市政府动态等情报。5月23日,国民党上海市政府代市长陈良在逃往台湾前夕,任命赵祖康为上海代市长。在上海解放前夕的关键时刻,赵祖康根据中共地下组织的要求,接纳措施阻止了政府机关杂乱和档案等遭到损坏,以是在解放军进入上海市区,在北四川路苏州河南岸、外滩一带同国民党军队猛烈作战时,上海这么大一个都会,电话照样打得通,电力供应没有中止,电车还在马路上行驶,这也是个事业。在赵祖康协助下,上海一解放即顺利完成了政府职能包罗档案等向中共新政权交接,以是他对上海解放初社会秩序的稳固和政府事情的恢复,是有功的。为此那时陈毅首长对他的行动给予赞赏,说“其孝敬在于使文件档案、公用器材,从上海旧租界工部局时代起,经由日寇,直至国民党时代,完整地转交于人民之手”。上海解放后他担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工务局局长,1949年7月上海遭受百年罕有的特大台风和暴雨袭击,沿江地带上百公里海塘因几十年没有修缮,泛起20多处决口,赵祖康组织市工务局工人抢修海塘,堵住决口,疏通市区下水道,清扫积水,为恢复都会交通,保障人民群众正常生涯作了起劲。

解放前曾是上海“署理市长”的赵祖康(右),和1949年2月4日与其会晤的地下党王月英同志(假名李敏)

1951年10月天下政协召开一届三次集会时,经陈毅推荐,赵祖康被特邀加入集会,这在那时也是很高的政治待遇。赵祖康1950年7月就提出申请要求加入民革,很快获得批准,1951年7月,民革中央致函上海市分部筹委会,加派赵祖康担任民革上海市分部筹备委员会委员。那时是我父亲主持讨论是否吸收他加入民革的集会,厥后父亲认识了赵祖康,最先熟悉起来,并一直在一起共事,配合卖力民革上海市委事情30多年,友谊也达30多年。

1955年上海民革第一届市委正式建立,赵祖康任副主委,主委是丁超五,我父亲任秘书长。1958年赵祖康任主委,我父亲任副主委,兼秘书长。1958年8月到1964年,三、四届也是这样。厥后我父亲受到批判,只保留一个职务——促进和平解放台湾事情委员会副主任,排在最后,但赵祖康对我父亲从来没有另眼看待,人前人后仍称我父亲为“和老”——民革中一样平常用名字当中的一个字称“某老”,不以姓称。现实上我父亲比赵祖康岁数小。赵很放心地把事情交给父亲去做,父亲称他为赵主委,时时注重叨教,大事从不擅作主张。从1953年到1964年,两人协调共事。父亲被批判后,赵仍一如既往,使父亲感到很温暖。父亲曾多次对我说:你赵伯伯是个好人。父亲对赵老尊重,赵老对父亲信托,他们这种相互信托和尊重的友谊,在民革堪称典型。

,

欧博官网

欢迎进入欧博官网(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1958年11月民革第四次天下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民革中央副主席张治中(右一)和上海代表赵祖康(左一)、吴艺五(右二)、武和轩(左二)亲热攀谈。

我父亲性格耿直,看到问题就要直讲。1983年,上海市政协举办了一次有关祖国统一和涉台政策图片实物展览,其中有不少内容涉及国民党军政界人士,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长张承宗事先通知谋划职员“务必请民革的同志先看看,听听他们的意见”。一天,在上海的原国民党军政界人士刘昌义、宋瑞珂、徐国懋和我父亲等接受邀请到预展现场旁观。刘昌义要求将涉及他的“投诚”二字改为“起义”,宋瑞珂要求将他“师长”头衔改为“军长”,理由是他“向导的是整编师,现实实质都是军一级规模”。

事后,有记者个体走访了徐国懋,领会那天几位到底有什么看法,徐国懋说了以下一番话:

我们民革几位同志,所提意见都是不错的。他们不是为了出风头,争体面,而是为了把事实搞准,把表述搞贴切,把祖国统一的方针政策宣传好。

说明徐国懋对我父亲的为人和脾性都很领会。

我父亲稀奇容不得别人混淆视听或颠倒是非,像厥后碰着有人对赵祖康举行攻击,我父亲义不容辞地举行反驳,就是典型事例。此事发生在1980年天下政协五届三次集会上,针对某某对赵祖康的攻击,我父亲作了还击。

天下五届政协集会上,上海特邀委员和广东、湖南特邀委员编成一个大组,有100多人,驻地在建国门空军招待所。一次集会上某某作了一长篇谈话,大讲自己遭到不公正待遇,说民革上海市委主委、上海副市长和上海政协副主席的职务,都是陈老总昔时准许给他的,但都被赵祖康抢去了,一派控诉的口吻。会上人人听了他的谈话一片哗然,广东、湖南的委员不知内情,听任他在会上慷慨激昂地述说。散会时我去接父亲时,迎面见到某某和广东省委统战部长郑群并肩走出来,听到郑群拍着他的肩膀说:某某,想不到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啊!父亲异常生气,回到房间就跟我说:某某在会上大放厥词。我让父亲休息,同时给赵祖康打电话,赵此时加入天下人民代表大会,驻地在阜成门外国务院第四招待所,他已知道此事,异常生气,也很重要,我则抚慰他不要为这事着急。午饭后,我对父亲讲,我帮你起草明天的谈话稿,把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人人。

第二天,在同样的场所,父亲作了澄清真相的谈话,讲了前一天某某所讲到的这三个职位是怎么来的。上海民革市委第一、第二届主委都是丁超五,不存在陈毅对某某的答应,也不存在赵祖康抢谁的位子,厥后丁超五调往福建,他的位子由赵祖康接任。父亲还指出,那时上海副市长人选,是刘述周召集一小型协商会人人提名发生的,加入集会的人有黎照寰、沈体兰、陈望道和我父亲,那时信息完全是保密的,会上父亲代表上海民革提名副市长人选,不是赵祖康,效果集会协商下来以为不合适,于是提名赵祖康,现实上也是事先刘述周同父亲商量过的,会上予以确定。在1957年1月上海人民代表大会第二届一次集会上,赵祖康被选为上海市副市长,民建是沈佩华,工商联是荣毅仁,以是也不存在赵祖康抢某某职位事。陈毅老总也不可能准许某某任副市长,任市政协副主席,赵祖康担任市政协副主席已经是“四人帮”破坏之后,此时陈老总早已去世。父亲的这番谈话,事实详细,也引起全场哗然,人人议论纷纷,散会时已无人再与某某偕行,他异常孤独和狼狈。会后我打电话告诉赵祖康,他异常高兴,重要的心情已完全消逝,但生气仍在,他说得谢谢我父亲,做了件好事,为他澄清了事情真相。

本文节选自《武重年口述历史》,武重年口述,马长林撰稿,上海书店出书社2020年5月出书。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Sunbet_进入申博sunbet官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 Copyright © 2002-2019 Sunbet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